来自 盛兴彩票登录 2018-08-31 15:09 的文章

叶冰琳忽然大哭了出来顾不得周围还有其他的人

 
    下一章预览:...大的事情。 这些年来,熊家作威作福,很多人都是敢怒不敢言,曾经倒是有一家人不服气,告到了市委,市上也的确派人下来了,可是不过是走了一个场子,就再也没有下文,而那家人也在不久后从熊家坝消失,没有人知道他们去了哪儿,但是很多村民都猜测他们遭受了熊家人的毒手。 出了那种事情之后,再也没有人敢去告发熊家,而熊家人也越来越飞扬跋扈,坚持成为了这一带的土皇帝。 虽说这一次殴打熊旺财的不是自己,可是这位小哥明显是和赵孟一起来的,熊家人要是将这笔账算在自己头上怎么办? 那自己一家人还要......
 
    下二章预览:...不得人的事情,现在自然要站在他们这边,怎么说这都是一群外乡人,来这里打架斗殴,这本身就是一种错误。 “怎么回事?你们这是怎么回事?”贾正阳大声呵斥道,似乎只有这样呵斥,才能够显示自己的威严。 “贾局长,你们为我们熊家坝的人做主啊,这群人渣不知道从哪儿来的,一来就把熊洋和熊波两兄弟殴打致伤,现在已经送去了医院,六哥看不下去了,就带着大伙来讨个公道,谁知道他们竟然仗着人多,直接将六哥打倒,龙哥也被他们打成重伤,您一定要为我们熊家坝的人做主啊……”阿福第一时间扑了上去,一脸悲苦的对贾正阳......
 
    下三章预览:...道上的名声,她还是有些了解的,这样的一个人应该不会出尔反尔。 看到贾媛媛如此配合,叶潇脸上的笑容更加的灿烂了,这才是他想要的结果…… 静海市监察局,局长的办公室中,林正岱正坐在自己的办公桌前面,而一身黑衣的叶潇则坐在他的对面,在他们面前的办公桌上,摆放着一大堆资料,这些都是贾似道违法的一些证据,看过这些证据之后,林正岱的脸色阴沉的可怕。 即便他早知道贾似道不是一个好人,可是也没有想到贾似道竟然坏到这种程度。 你贪污,你受贿,这不算什么,在如今官场,想要做一个清正廉洁的官......
 
    下四章预览:...。 “贾局长出事了……”刘钰声音淡漠地说道。 “什么?出了什么事?”众人皆是一惊,如今星耀会议的巨头们已经分成了泾渭分明的两派。 他们这一派系占据着经济上的主动权,可是在黑道方面却没有半点话语权,在这样的时候,他们若是想要继续在静海市生存下去,就必须和贾似道搞好关系。 为了能够将贾似道牢牢的绑在自己的战车上,刘钰这些日子没少给贾似道送去明星,甚至连一个一线女明星也给贾似道送去了。 上官云同样送了一幢价值数千万的别墅给贾似道,吴天昊,徐遗风等人都有所表示,可以说,贾......
 
    下五章预览:...?”依古韵淡淡说道。 “让你配合他收购上官家的产业……” “上官家?”依古韵眉毛一挑,如今上官云怎么说都是徐遗风的盟友,他竟然要收购上官家的产业,他到底想要做什么? “嗯,我也很疑惑,想了半天,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叶潇苦笑了一声,这个问题他可是思量了很久,到现在也不明白徐遗风为在对付自己盟友的时候会做出这么大的让步,要知道,如今依古韵手中有恒天集团百分之四十八的股份,一旦徐遗风交出了百分之五,那么她将是恒天集团最大的股东,即将接替徐遗风成为恒天集团的董事长,如此一来,徐遗......
 
    下六章预览:...又和花月妩对望了一眼,花月妩神态如常,叶潇却有些吃惊,哪儿有秘书在里面等候,老板亲自在外面迎接的道理,看来这两人的关系不浅啊…… 叶潇正要伸出右手和对方握一下,他不希望别人占自己女人的便宜,但不代表他不会占别人女人的便宜啊,再说了,不就是握握手么,这算什么占便宜? 更为奔放的是,她竟然还趁着叶潇不注意,红润的双唇直接在叶潇的脸上亲了一下…… 靠,她占我便宜…… 这世上怎么有这样的人,事先都不告诉人家一声,就这么亲了人家一口,这算什么?这算是非礼吧? “花总,你男朋......
 
    下七章预览:...好……”看到叶潇吃瘪的样子,花月妩嫣然一笑,紧接着很是认真的对叶潇说道。 而叶潇的心却在这一刻不停的颤抖着,我爱你,我只需要你为我做一件事,那就是开心就好…… 多么简单的一句话,却包含了她对自己多深的爱恋? 不去计较自己的得失,不去计较自己身边有多少女人?更不会去争风吃醋,人生能够得到这样的一个红颜,是何等荣幸…… “月妩……” “哟,这光天化日的,就在大庭广众之下卿卿我我,这也太不要脸的吧?”就在这个时候,一阵酸溜溜的声音响起……...
 
    下八章预览:...关,那自然最好不过…… “你就这么答应他了?他耗费了这么大的精力,难道只是为了海上运输这一块?你就这么容易相信他了?”吴天昊睁大眼睛看着上官无道,很是不解的问道,虽说这条件还不错,可是那也要对方肯兑现才行啊…… “对我来说,海上运输一块不算重要,可是对于徐遗风来说,却极其重要……”上官无道沉声说道…… “为什么?”吴天昊一脸的疑惑…… 上官无道看向吴天昊,嘴巴动了动,却什么都没有说出来,那也不过是自己的一个猜测,若是那个猜测正确的话,那么对于静海市,乃至整个华夏国来说都......
 
    下九章预览:......
 
    下十章预览:...好似一只只美丽的蝴蝶。【.】 叶潇望了一眼天空,刚才还晴空万里的天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压上了厚厚的乌云,遮住了灿烂的阳光,叶潇伸手取下了墨镜,又从怀中掏出了一包红河,先点燃了一根,放在了墓碑前面,然后自己再点燃了一根,深深的吸了一口,吐出了一团烟雾,这才低沉地说道:“兄弟,你走的太突然了……” “真的,你走的太突然了……”说着说着,叶潇那一直强忍住的泪水就这么流了出来。 可是他却好似没有注意到一样,只是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继续开口说道:“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吗?那时候你似......
 
    本章提要    朝赵孟等人笑了笑,叶潇也跟在戴岱臣的身后朝饭店走去,而那名叫李永卓的女警察在接到自己局长命令的时候,立马安排人将所有人看了起来……
 
    一听到警察来调查案子,饭店的老板自然配合,很快就钓出了监控录像,不得不说也是这伙人的运气太背,他们作案的地方就在饭店的门口不远处,正好是摄像头的监控范围。【最新章节阅读.】
 
    从录像中众人看到那个被叶潇揍一顿的女人在走到门口附近的时候掉了一块钱包下来,正好走在她后面的叶冰琳看到了,立马上前捡起了钱包,还来不及叫那女人,那女人已经调转头来,从叶冰琳的手中接过了钱包,当着叶冰琳的面点了下一起,就开始闹了起来,然后立马有几个“好心人士”围了过来,开始跟随着女人一起指责叶冰琳……
 
    一看到这样的一幕,戴岱臣的脸色气得是紫青一片,他怎么都没有想到自己的管辖区域内还有这样的犯罪团伙,而李冬的脸色已经变得比蜡纸还要苍白。
 
    “全部带回去……”戴岱臣大手一挥,做出了决定……
 
    这些公安干警们立马将这一行人扣了起来,就连李冬也被直接拷上,不管他是否同流合污,这种不分青红皂白的行为就足以够他受了的……
 
    临走之前,戴岱臣还不忘勉励花小蝶一番,更是当众表扬了叶潇见义勇为的行为,对于这些,叶潇自然不会太在意。
 
    围观的群众也终于找到了真相,一个个对骗子一伙人大骂不已,这什么人嘛,竟然连乡下来的小姑娘也骗。
 
    不等众人都散去,叶潇等人就再一次回到了包厢中,更是让服务员添了一副碗筷,让叶冰琳就坐在赵孟的身边。
 
    这个时候,大伙才重新认识了一番叶冰琳。
 
    样子看上去最多十五六岁,身上穿着一件洗的泛白的t恤,外面是一条同样有些泛白的长裤,不过身材修长,样貌青涩,竟然还是一个小美人儿,花小蝶,王锦辰,于佑超,简卓坚等人的眼睛立马亮了起来,赵孟这家伙看起来高高大大的,还真没有想到他会有这样一个水灵的表妹,即便是叶潇也有些诧异。
 
    “表妹,你怎么来静海市了?事前怎么也不打个电话?”看到自己表妹那明显有些惊慌失措的样子,赵孟轻轻的拍了拍她的后背,然后很温和的说道。
 
    “表哥,我……我是偷跑出来的……”也许是和赵孟的关系不错,叶冰琳只不过犹豫了一会儿,就开口说道。
 
    “偷跑出来?”赵孟等人一愣,好端端的偷跑出来做什么?难道是离家出走?没看出来啊,这小姑娘看起来文文弱弱的,还有如此叛逆的一面……
 
    “表哥,我不想嫁人…呜呜呜…”叶冰琳忽然大哭了出来,顾不得周围还有其他的人,直接趴
 
 
------------
 
第三百八十九章 讨回公道
 
    前往熊家坝的高速路上,叶冰琳忐忑不安的坐在奥迪车的后座,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坐这种高级的车,心里有些兴奋,可是一想到即将回到那个家里,又是一阵恐惧,脸色一阵白一阵青的。【阅.】
 
    “放心吧,表妹,不会有事的……”似乎是看到了叶冰琳眼中的恐惧,和她坐在一起的赵孟开口劝解道,而坐在前座的叶潇和花小蝶也是回头朝她点了点头,示意她不要紧张。
 
    在奥迪车的后面,还跟随着一辆雷克萨斯,那是王锦辰开的车,他们在听说了叶冰琳的事情后第三日,就浩浩荡荡的赶往熊家坝,当然,几名女孩子也想去,却被叶潇给拒绝,毕竟,这可不是真的去玩。
 
    熊家坝位于安阳省和江南省那的交界处,高速路是通往安阳省省会元肥的,花小蝶等人是在边界处下的高速,一路开车来到了昊阳县,这里已经算是山区了,熊家坝就是昊阳县最偏远的一个村落。
 
    县道还要好一点,可是当他们驶出县城,前往熊家坝的时候,路况却不是那么的好,颠颠簸簸的来到了天回镇,可是想要再往上走,就根本不可能了,叶潇等人不得不将车停在镇上,然后步行朝熊家坝走去。
 
    叶冰琳的家在半山腰,是一幢比较破损的民房,总共有四个房间,两个卧室,一个客厅,还有一个厨房,其实说是厨房,不如说是随便搭了一个简易的棚和一个简易的灶台,整体看上去很是破旧。
 
    房子的外面,是一个几十平米的坝子,几乎每一个村民家外面都有一个这样的坝子,主要是用来晒谷子麦子什么的,此时已经到了收获的季节,不过叶家显然还没有收割,此刻好几个人正坐在坝子中……